走向我们的小康生活 “云南第一村” 共同富裕为什么能?

安徽人民网 0 条评论 2020-10-15 22:47

(走向我们的小康生活·图文互动)(1)“云南第一村”,共同富裕为什么能?

这是8月17日拍摄的玉溪市大营街社区。  新华社发

  新华社昆明9月7日电 题:“云南第一村”,共同富裕为什么能?

  新华社记者伍晓阳

  大营街比较低调,但它的“云南第一村”头衔并非浪得虚名。

  家家住别墅,户户有汽车,劳动力几乎全员就业,年人均纯收入近3万元……这个有着5400多人的滇中农村社区,被称为“中国农村共同富裕的榜样”。

  这里的共同富裕何以实现?记者近日到当地一探究竟。

  “五难村”的逆袭

  从玉溪市主城区出发,往西南走几公里,大营街社区就到了。

  进入社区,首先映入眼帘的,是一幢幢白墙青瓦的滇中特色民居别墅。社区里绿意盎然、花草芬芳,到处干净整洁,让人神清气爽。

  “今天的美好生活来之不易。”坐在自家的别墅里,53岁的居民辛保云回忆起往昔峥嵘岁月。在改革开放以前,以农业为主的年代,人均仅有不到0.5亩田的大营街,解决温饱问题都有困难。

  “原来大营街有‘五难’,吃粮难、喝水难、住房难、行路难、娶媳妇难。”他说,1985年以前,土坯房、茅草屋还是大营街的“标配”。当年,村里开展第一次民居改造,统一建盖了砖瓦房。2012年,大营街实施第二次民居改造,统一建盖了1482套双拼别墅,人居环境再次升级。

  行走在社区里,很少见到居民的身影。“白天大家都上班去了。”退休赋闲在家的王六四说,“大营街集体企业多,社区劳动力大多数在集体企业上班,基本没有在家闲着的。”

  王六四介绍,大营街人的幸福指数很高,还有个原因是福利好。全民分红,从1岁起每人每年500元递增,12岁以上每人每年6000元;小区物管和停车免费;读幼儿园免费;读初中到大学每年有补助;老年人有慰问或补助,年满94岁、100岁分别一次性奖励5万元、10万元……

  被问到什么是小康生活,辛保云想了想说:“不愁吃、不愁穿、住得好、有钱花,出门开小车,就是小康了吧!”

(走向我们的小康生活·图文互动)(2)“云南第一村”,共同富裕为什么能?

这是8月17日拍摄的玉溪市大营街社区。  新华社发

  集体经济的崛起

  幸福生活从何而来?回顾大营街的发展历程,大营街社区党总支书记陈宝荣认为,是集体经济的崛起为共同富裕奠定了物质基础。

  他说,大营街的集体经济发展经历了三个阶段。

  第一阶段是上世纪80年代初。借着改革的春风,大营街从最初的建筑业起步,积极发展集体企业,完成了最初的资金积累,迈出了共同富裕的第一步。1985年,大营街经济总收入超过400万元。

  第二阶段是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。“为玉溪卷烟厂盖住房、盖厂房的大营街基建队,因为诚实守信、质量可靠,赢得了建设卷烟配套工厂的机会。”陈宝荣说,1988年,大营街建起玉溪卷烟厂滤嘴棒分厂、玉溪水松纸厂,促成了集体经济腾飞。到1992年,大营街经济总收入超过1亿元。

  在这两个厂的带动下,铝型材厂、铝箔纸厂、油墨厂、铜材厂、太阳能厂等集体企业,如雨后春笋般成长起来。

  第三阶段上世纪末至今。在工业发展的基础上,大营街盘活闲置集体土地,依托当地温泉、饮食文化等资源开发旅游业,由集体出资打造了汇龙生态园和映月潭休闲文化中心两个4A级旅游景区,实现了三产和二产比翼齐飞。

  2019年,大营街社区实现经济总收入119亿元,农民人均纯收入28803元。

  共同富裕的密码

  大营街共同富裕的背后,有着怎样的成功密码?

  村子富不富,关键看支部。“大营街为什么搞得好?主要是党和国家的政策好,社区两委班子好。”老党员王六四评价说。原社区党总支书记任新明等老一辈带头人,始终坚持“一个人富了不算富,大家富了才是富”的理念,抢抓机遇、埋头苦干,带领群众走上了共同富裕之路。

  坚持集体所有制。居民张洪寿说,在上世纪80年代改革浪潮中,大营街把基建队等集体企业保留下来,后来又把承包到户的土地重新收归集体。到了1998年,改制呼声高涨,社区领导班子顶住压力,保留了8个骨干集体企业。“幸亏当年没有卖掉、分掉,不然现在什么都没有了。”

下一篇:首部资源税法 让发展更“绿”
上一篇:《住房租赁条例》征求意见:不得以优惠等名义诱导使用租金贷
相关文章
返回顶部小火箭